4593金沙国际 > 金沙国际网投 >

剔开红焰救飞蛾

  人生难免不如意,除了抱怨和哭泣之外,或许还有另一种纾解的途径,那就是“剔开红焰救飞蛾”,从悲伤中获得担荷的勇气、慈爱的力量。

  “内人”这个词,通常用来指代自己的妻子。之所以叫“内”呢是因为古时女子一旦嫁人就不能在外面抛头露面,只能待在家中操持家务了。可是,在唐代,“内人”指的是一群特殊的人。什么人呢?

  唐代有一本关于宫廷音乐的书,叫做《教坊记》。其中有这么一条记载:“伎女入宜春院,谓之‘内人’,亦曰‘前头人’,常在上前头也。”唐代歌舞产业非常发达,唐玄宗本人就是一个音乐发烧友,经常在皇宫里开展“中国好声音”、“舞出我人生”之类的选秀节目。那些唱啊跳啊奏乐的姑娘们都要在专门的国家歌舞团进行培训,而宜春院就是唐代长安宫内歌舞乐伎们所居住的地方。女孩子们一旦进去了,就失去了自由,不管外面的世界多精彩,她们都得安心为皇帝服务,所以她们也叫“前头人”,就是经常在皇帝前头表演的人。

  但凡成为宫里的女人,那日子大都不好过,首先是没有人身自由。其次,后宫佳丽三千人,男人呢,只有皇帝一个,得到恩宠的机会实在太少了。于是在古代诗歌中就产生了一种特殊的题材:宫词,主要描绘宫中女人的生活。在我读过的宫词中,大多充满了幽怨:有的是遥遥无期的等待,比如白居易的“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熏笼坐到明”;有的是自怨自艾委屈,比如沈佺期的“妾心君未察,愁叹剧繁星”;还有的则是因爱生怨,怨极成恨,像刘皂的“珊瑚枕上千行泪,不是思君是恨君”,坦率而激烈。在种种描绘宫女生活的诗作中,有一首非常特别,它并非止于哀怨,而是在怨中生出了一种慈爱的力量,这就是张祜的《赠内人》。

  张祜生活在唐代中晚期,他家世显赫,被人称作张公子,有“海内名士”之誉。这首《赠内人》呢,有的人一看题目就想当然地以为是张祜写给他老婆的诗。其实他写的是宫中宜春院里的歌舞伎。诗的首句从时间和环境写起:“禁门宫树月痕过”,门却说“禁门”,树却说“宫树”,这就烘托出了宫禁森严,深深深几许的气氛。月亮的影子从宫门宫树上越过,然后便投射在一个女子的身上,夜色深沉,她在做什么呢?“媚眼惟看宿鹭窠”,她有一双美丽的眸子,此刻不看别处,却盯着高高宫树上鹭鸟的窠巢。这看似简单的凝望中却可以引起我们的遐思。她或许是在想:飞鸟还有归宿,还可以飞出这牢笼般的皇宫,寻得自由,而自己却要将似水流年都耗在这里。这两句诗写得虽然很细腻,但意思到底寻常,接下来的两句由静态转为动态,将整首诗的格调完全翻转:“斜拔玉钗灯影畔,剔开红焰救飞蛾”——她忽然看见有一只飞蛾,扑向灯芯的火焰,眼看这无知的小生命为了追求虚幻的光明即将丧命,她迅速拔下斜插在头上的玉钗,将飞蛾从火舌中救了出来。或许这个女子是在飞蛾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经历,她也曾经以为进宫是荣耀幸福的开始,没想到只是幻想。如果说看飞鸟时,她还沉浸在自我的小悲伤里,那么救飞蛾的时候,她已将同情怜悯之心扩展到其他的弱小生命了。

  人生难免不如意,除了抱怨和哭泣之外,或许还有另一种纾解的途径,那就是“剔开红焰救飞蛾”,从悲伤中获得担荷的勇气、慈爱的力量。

上一篇:问答题] 翻译:孟子曰:“……无恻隐之心非人也;无羞恶之心非人也;无辞让之心非人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