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593金沙国际 > 金沙国际网投 >

习与谁同坐一条板凳

  1999年6月8日,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深入革命老区基点村、福建省周宁县梧柏洋村调研,在一个普通的小木房里,与年届耄耋的老红军罗成生同坐在一条板凳上亲切地交谈。

  梧柏洋具有光荣的革命历史,曾是苏维埃政府(福)安(宁)德县委南区区委和闽东特委宁(德)屏(南)古(田)办事处所在地。革命烈士有张华山、张进利、瞿汉坤、张陈盛、瞿神旺、罗金木、李升意、瞿长钟、罗桃妹、张新德、熊细弟等11人,革命“五老”12人。罗金木(1886—1940年),曾任政屏县委负责人、周墩二区区委书记,也就是罗成生的父亲。

  罗成生,1920年9月出生于周宁县七步镇梧柏洋村的一个革命家庭。受其父罗金木影响,自幼参加革命,1936年7月加入苏维埃政府周墩县委一区儿童团任副团长,同年10月改任周墩县委上南区革命委员会儿童团(团委)书记,1939年7月加入中国,至1940年10月因地方革命组织受重大损失,个别地下党员叛变革命,闽东地下革命领导人吴少安、戴炳辉、罗富弟、张华山等相继牺牲。1940年5月至1941年2月不到一年的时间,罗成生一家五口惨死4人。1940年5月27日,父亲罗金木到梧柏洋探察敌情,被保长密报,便衣队长张云带便衣队数十人围捕,罗金木为不连累屋主,从楼上跳出跑向后门山,不幸被伏兵捕执。当晚,敌人对罗金木施以酷刑,妄图逼供后一网打尽二区党组织,罗金木坚定地反问:“领导人民革命,还怕死吗?”次日凌晨,被押解到芹太丘白岩楼秘密枪杀,牺牲时54岁;母亲为救护红军伤员李孙圣(咸村柯坪村人)被白匪张云发现,敌人对其母亲施行残暴摧残,病至1941年正月含恨去世;继而祖母也抱恨死去;不足二岁的弟弟因无人抚养也相继死去

  老区期间,敌人对我革命施行斩草除根,罗成生无家可归,亲人不敢接收,两次被兵抓去充壮丁,幸都跳出虎口,留得残生,四处寻找革命队伍。到1949年4月找到革命队伍,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九兵团60师180团二营任二连战士、班长、战斗机枪手、师部警卫员,1949年7月在上海罗店重新加入中国,曾参加解放上海、杭州、渡江战役。1950年11月参加抗美援朝,参加第二战役、第五战役和阻击战三大战役(著名的上甘岭战斗就是他所在的九兵团参与的),荣立三等功2次。1953年5月随部队从朝鲜回到上海,10月转业回周宁工作。

  从罗成生革命生涯中我们知道一个事实:在下革命需要勇气,需要严受考验,不仅仅奉献青春,甚至献出生命,拖累妻儿、父母,乃至整个家族。1931年,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先后派邓子恢、陶铸、叶飞、曾志等到闽东指导斗争,拉开闽东革命的序幕。闽东人民坚持“红旗不倒”,历经土地革命、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直至新中国诞生,为革命作出巨大的牺牲。据建国初期统计,全区被敌人毁灭村庄1031个,绝户17364户,被杀11089人,被敌摧残致死47000余人,疾病饥饿死亡94943人,被烧拆房屋131621多间。解放初期评定革命“五老”12955人。全市评定老区重点村1222个,老区基点村687个(其中老区基点行政村161个)。是什么信仰支撑他们?正如习在《摆脱贫困》中所讲,“我推崇滴水穿石的景观,实在是推崇一种前仆后继,甘于为总体成功牺牲的完美人格;推崇一种胸有宏图、扎扎实实、持之以恒、至死不渝的精神。”这些革命志士为中国革命事业、民族独立解放和人民幸福,抛头颅洒热血,前赴后继、英勇奋斗。苏区精神永不倒,这是历史得出的结论。

  正如有个绕口令“扁担偏要扁担绑在板凳上。”老红军跟着党走,这可是军民鱼水情。而令人感动的是罗成生老人还有几句人生格言:“做为一个革命战士,应该永远发扬革命的优良传统;做为一个革命党员,应该永远成为人民群众的勤务员;做为一个革命干部,应该永远为人类求解放而努力工作。我将始终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伟大的祖国和人民直到生命的最后,愿做公仆,全心全意为人民。对一下代的希望:弘扬革命传统精神,热爱祖国各行各业,为提高人民生活多做贡献。”

  习深入梧柏洋村,与罗成生老人亲切交谈。我们可以感受到历史的浑厚、情感的纯真、承继的坚定,也从中感受习开辟未来的力量!(学习大军)

上一篇:【灯谜】竞猜接近尾声你还不来猜?

下一篇:没有了